關於部落格
工作場所似乎仍不夠成熟,朋友們若想follow,請寫e-mail得知新網址,會慢慢增建自己的回憶錄。
  • 471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叫賣三十年20110103



今夜,覺得特別思念食物,也許是冬夜讓人想尋暖。吃了水果小披薩,再加一份臭豆腐後,沒想到回到家時聽到「蚵仔麵線』,神經竟又跳動起來。


該怎麼點呢?模擬小時候聽到後就流口水的心情。


這一別,三十年了吧?!



「老闆,可以不加蚵仔嗎?』「可以啊~!』小時候,愛吃蚵仔,回到雲林老家只有我大噉,家人說太腥,兄弟姊妹都避之唯恐不及,只有我默默地坐著享受。那是四"金"(台語)的拿手菜,我們沒有太多交集,只有母親回娘家時的句句吆喝吃蚵仔或其他海鮮。對我來說,吃下的是「人情』。


喜歡吃嗎?記得第一眼時,我也覺得它噁心。是啊,就是那麼「乖』的小孩,拿「人情』餵我,不強 迫我,就吃這一套。



後來的「蚵仔』滋味,總是夾雜對雲林海邊的思念。說「思念』也不是,那樣的海風,那樣經年卧病在床的祖母,那樣灰濛濛的過去。如果有一絲溫暖,就是大家都疼我(們)這群小孩,遠來是客,更何況是親戚,總是能嚥到心滿意足。


後來,我們長大了,兄弟姊妹更少回鄉下了。我是個「乖』小孩,總是跟著父母,不是強迫,但總記得一份人情。沒想到這麼一回想,蚵仔=人情了。人之間的感情。


我們在高雄這一端常常可以聽見蚵仔叫賣聲,約莫是亥時出現,有時早些,有時晚點。「蚵~仔~麵~線~』那聲音起碼聽了二、三十年。

我冒了一句:「我從小聽到大。』眼前這位近中年的老闆說:「哇,那妳不就超過三十?』「嗯』「應該是六年級後段班~』我搖搖頭,「喂,那應該是六年級前段班』唉,好像都沒差了,只知道快往四十邁進而已。


猜想他是第二代。他說他賣了十幾二十年。原來,這些年的老闆已經換人了,不過,不變的是那聲音。突然之間,發覺自己不知不覺會注意到「年代』的東西,譬如上回講的老豆花伯..........我很怕我拿下口罩,他就像老豆花伯一樣,妳就是那個誰誰誰~(應該不會,我不常買蚵仔麵線,而且他的行經路線不鑽巷內)


回到家,一個人默默地吃著不加蚵仔的蚵仔麵線,再把豬腸撇開,慢慢品味。
你有沒有這麼感覺?小時候的滋味總是特別美味?再吃到時,已不記得那份心滿意足,只剩回味一段心情的感覺。



我很怕自己又記得這位老闆和我的對話,然後又經過了三十年............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